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

发布时间:

孝元皇帝下建昭四年(丙戌,公元前三五年)

郅春,正月,郅支首至京师。

延寿、汤上疏曰:“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,昔有唐、虞,今有强汉。

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?,唯郅支单于叛逆,未伏其辜,大夏之西,以为强汉不能臣也。

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,大恶通于天。

臣延寿,臣汤,将义兵,行天诛,赖陛下神灵,阴阳并应,天气精明,陷陈克敌,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,宜县头?街蛮夷邸间,以示万里,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丞相匡衡等以为:“方春,掩骼、埋?之时,宜勿县。

”诏县十日,乃埋之。

仍告祠郊庙,赦天下。

群臣上寿,置酒。

六月,甲申,中山哀王竟薨。

哀王者,帝之少弟,与太子游学相长大。

及薨,太子前吊。

上望见太子,感念哀王,悲不能自止。

太子既至前,不哀,上大恨曰:“安有人不慈仁,而可以奉宗庙,为民父母者乎!”是时驸马都尉、侍中史丹护太子家,上以责谓丹,丹免冠谢曰:“臣诚见陛下哀痛中山王,至以感损。

向者太子当进见,臣窃戒属,毋涕泣,感伤陛下;罪乃在臣,当死!”上以为然,意乃解。

蓝田地震,山崩,壅霸水;安陵岸崩,壅泾水,泾水逆流。

出自《资治通鉴》卷第二十九《汉纪二十一》

陈汤著



友情链接: